设计评论家满登:国内设计品牌具备语言识别性的不超过10人_解读_设计与选材-设计力量_设计与选材

设计与选材-设计力量

设计评论家满登:国内设计品牌具备语言识别性的不超过10人

  [编者按]满登不仅是业界一线知名设计师、设计专栏作家,还是资深设计评论家。同时也是国内设计研究领域前沿的专家级人物,也是一个从规划到建筑,从建筑到景观,从景观到室内设计的跨界设计师。

  他调研的“中国为何缺少原创和创意设计?”课题得到了来自规划、建筑、景观和业界有关机构、专家和同仁的支持。为促进中国的原创和创意设计,鼓励更多的人从非原创和非创意中走出来,尤其让年轻的设计从业人员意识到原创对设计的重要性,我们就原创和创意等问题慕名采访了满登老师。


设计评论家满登:国内设计品牌具备语言识别性的不超过10人

  采访意大利设计师塔然塔

  记者:满登老师你好,你是国内设计研究研发领域专家级别的资深人物和知名设计师,据你了解中国的原创和创意到了哪个阶段?

  满登:要讲国内的原创和创意,我以为近二年业界是有进步的,至少有人已从临摹拷贝中走了出来,进入了一个有限模仿和初步整合阶段。

  记者:如何理解有限模仿和初步整合阶段?这批人是否有所指?

  满登:当然,撇开70%家装设计师暂且不说,就说国内以纯设计为生的设计工作室、设计事务所和设计公司,已有不少人已明显有这种愿望驱使,所谓“有限模仿”和“初步整合?”就是说他们对所谓模仿是自我限制和克制的,但又不全是自己的东西,仿佛一只脚已踏入了原创和创意的门槛,还未完全进入。大部分设计还是以参考和模仿国外的设计理念和手法,还未真正形成自己独立的原创和创意设计系统。

设计评论家满登:国内设计品牌具备语言识别性的不超过10人

  参观美国林肯纪念堂

  记者:国内是否有独立形成原创和创意设计品牌系统的?

  满登:当然有,但这个比例非常少,若从设计思想、设计研究方向、设计语言系统表述、设计创意影响力和设计品牌语言识别性来看,不会超过10个人……

  记者:……哇塞……哪么少?出乎我们的预料。

  满登:中国室内从业人员据初步统计已突破200万,现在每年以10%的递增,原创和创意的缺失其实从源头上说,说明了中国的设计审美教育明显是失败的,那么从学校走向社会的设计从业人员,优劣如何?前途如何?就看他眼光和运气了,走到好一点的设计公司,他可能会成熟点;走到一般的设计机构,他可能做到退休也不未必能从非原创和非创意中走出来。

  工作环境和生活圈子很重要,你进什么山,跟什么人和到什么环境,就必须服这个地方的“水土”和约定成俗的论资排辈约束,尤其在国资的设计大院,更是像流水线上的工人,永远只会做一个节点而已。


设计评论家满登:国内设计品牌具备语言识别性的不超过10人

  观摩美国越战纪念碑

  记者:满老师,你能否和大家说一下,或定义一下什么叫原创?什么叫创意?

  满登:原创,顾名思义,就是将你生平所学、所闻、所看、所学、所经历和体验的东西,能否将它们变为空间设计意义上的语言表述。这种表述是否带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空间架构和界面语言,甚至是否有自己的DNA和指纹设计密码信息,而不是简单模仿。

  所谓创意?从说文解字讲,“创”字人字边上一把刀,现在什么人都习惯将刀锋口锋对准别人,我以为不算什么,假如将刀锋口锋对自己,敢戳自己一刀才是真正的好汉,拿自己“开刀”做实验的目前在国内是凤毛麟角。所谓“创”又有“闯”的意思,从门里面闯出来。所谓“意”,首先是意识、意境、意思和意义。合起来说就是你的设计敢不敢从思想的门里面闯出来?敢不敢标新立异?敢不敢另辟捷径找到一条思想的出口?比如你的设计表述是否有想象力?是否有稀缺元素?是否有独一无二的东西?而且在表达这些东西的背后是否有一个强大和科学的支持系统支撑你?

  我们现在所做的设计,哪怕是所谓的国内多如牛毛的获奖作品都带鼓励性质,大部分都缺少创意概念。即便有一些曾相识的创意,你仔细观察和分析,大部分仍是模仿国外的东西。

  记者:满老师你觉得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创意模仿?

  满登:根据国外最新的一项关于研究创意的说法有三个表述,一种有点新意的设计语言表述,尽管已被媒体多次报道“N”次,只要设计师自己从来未做过,就忍不住试一下做在自己的设计中。二是有丰富的阅历和审阅量,知道这个创意已被“N”次报道了,他会从“N”次报道中,从所谓创意角度上举一反三,找出新的表达角度方式。三是有自己独立的审美系统和操作系统,在做概念导入时,主线思维的主管道在发生和扩展时会发现自己的创意支线管道,架在哪里,更明白支线管道的接口方式和材料支持方式。

  因为任何创意设计语言最终都必须是通过空间构成——6个界面的材料表皮肌理来表现的。比如说室内空间是给建筑穿上一套合适的衣服,那么这套衣服要论好不好看?美不美?合不合适?是否有创意?首先要看这件衣服设计概念是否是新的?比如要设计一款晚装,必须有晚装的基本概念和基本元素,包括款式、面料和工艺制作的创新值是否达标?比如袖口、领口和腰身的尺度,裙摆底花的处理都需要有一定的创意和稀缺元素。当然,作为室内还有陈设与软装的系统支持和系统表现。

  刚才说的原创和创意三个状态,第一,许多设计师现在仍在做,很难抗拒。第二个只有少部分设计师开发了自己初步原创和创意(有限模仿),知道如何将别人的创意语言变一变角度,重新啃人家已啃过的“馒头”,至少要找一个没有牙印的地方下手。第三个国内少之又少,不会超过10个人。


设计评论家满登:国内设计品牌具备语言识别性的不超过10人

  满登办公室


  记者:满老师,刚才你说的原创与创意的识别信息概念怎么去看,怎么去理解?

  满登:比如梁志天的简约,邱德光的新装饰主义,他们设计品牌信息传达研究,不论是语言单词、形容词、成语;还是词汇组合配置,修辞方式和逻辑关系等等,包括文字的叙述,行文节奏,文采控制,完全是自己独立研发出来的,是完全通过空间设计语言形象信息来传达的,一看他们的作品,便知道是谁做的。而我们现在一些设计,看上去根本不知道是谁做的。一没有语言信息的识别性,二没有语言的可比性,三没有系统支持。比如国际高端奢侈品设计,不论什么品牌,一看货就知道是谁的品牌,谁的东西。

  记者:你觉得原创和创意与设计师心态是否有关联?

  满登:当然有,现在的设计师仿佛都比较急于求成,饥不择食。客观地讲,现在我们缺少原创和创意也不完全怪设计师,比如你碰到的业主本身就不需原创和创意的,你就没机会做。现在一年比如有20个案例,可以说大部分是“行货”产品,是养设计师场租等开支的硬指标。整个设计市场是往前发展的,这与我们的设计上游——业主(投资方)的审美、修养和鉴赏能力有关。如果我们的业主都是一帮土豪,你做的东西就是土豪级别的产品;如果我们业主是有审美修养和艺术鉴赏的,你才有可能做一个有品味、有创意的东西。因此,提升业主的审美鉴赏能力比提高设计师还要显得重要,这不是谁能驾驶的……

  当然,也有像梁志天、邱德光他们从卖方市场走入买方市场的品牌设计影响力。慕名找他们设计就像慕名住酒店总统套房那样,准备一夜消费十几万,这就是高端品牌的价值所在。化巨资住总统套房没有任何商量,这就是品牌设计被高端市场普遍认可的典范并有价值概念,然而这个著名酒店背后的东西,以及为此付出的努力和服务系统打造又有多少人能明白?


设计评论家满登:国内设计品牌具备语言识别性的不超过10人

  应邀考察梁志天设计公司


  记者:满老师,听说梁志天曾邀请过你到他香港九龙湾的总部考察过?你们是否聊过有关原创和创意的话题?

  满登:当然,我们属于私人朋友,我对他简约创意系列开发非常敬佩。梁志天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刚到国内,打就打“简约牌”,谁料一炮打响。那个时候梁志天的简约品牌设计产品还没有现在这样丰富多彩和系统表现。其简约设计语言相对比较单调单薄,但他并没有满足在大陆一炮打响,而是继续将简约设计进行到底。

  他说简约只是个平台和窗口,通过这个平台和窗口发布的东西应是一个系列的产品,随之他对简约的系列研发和举措横空出世。比如将简约比喻成一个母体,能否从母体中派生系列的东西?比如简约新古典、简约欧式、简约法式、简约中式、简约后现代、简约地中海、简约混搭风等一系列简约设计产品陆续问世。我在07年撰写的《横平竖直梁志天》到现在已经7年了,里面对梁氏简约的认识和评价到现在都是非常经典的,有兴趣朋友可在网上查阅这篇文章……

  圈内也有人对梁志天的简约不屑一顾,然而不瞒各位,他的公司对设计管理,尤其对创意管理而成立的“中央研究小组”(研发机构),就是专干综合设计创意的。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发掘全球最新的设计咨询和新材料、新软装和陈饰产品运用到梁志天设计品牌中去。包括对简约设计可持续发展形态的创新,保留什么?剔除什么?增加什么?强化什么?如何应用国际最新鲜、最时尚的元素?他们都有明确的方向。并在所有简约系列设计空间找到合适的新材料,新工艺和新软装陈列方式武装空间。要明白,像梁志天从事30年的设计,要从几万次的简约产品设计要不重复、不乏味、不陈旧、不过时、不是谁都能干的。但经过了30年的发展,你不得不佩服,梁志天做到了。我以为人的傲气和傲骨可以有,但必须是理性的、客观的,而不是凭一时兴起而失去心理平衡的“傲骨”。

  记者:听说他被收购仍然和公司管理有关?

  满登:这个不在访谈内容中,不过这样一来,他会将原来已达标的70%设计执行力有可能提高到90%以上。老实讲 ,好的创意概念落地,最终还要靠施工质量说话,江海集团的工程施工在国内是比较牛逼的,人家被收购有他的道理,和经营有问题没有任何关系。梁志天玩的东西都是大手笔、大思维和大动作,尽管历经了几十年,梁志天设计品牌和个人魅力仍然在国内很坚挺,07年我请他来上海做论坛,找他签名排队的达几十米长龙;到去年他办巡回展,慕名找他签名排队仍然是几十米的长龙,国内显然是没有这样的新闻;也没有人能够如此牛逼,几十年如一日,让市场、客户、媒体和业界等毫无条件接受他,设计品牌和个人魅力令人敬佩。

  记者:满老师,你能否对现在的年轻设计师在原创和创意有些什么高见和嘱咐?

  满登:高见谈不上,但良药苦口倒是有一副。我以为年轻设计师千万别好高骛远,动不动就学扎哈非线型设计,别动不动就学邱德光那种超精致、超细节打磨定制方式,他那种豪宅设计表现方式并不适合所有的人。其实,人类到了21世纪,由于现在互联网的发展,包括微博和微信信息传播,资讯十分发达。其实现在有很多比梁志天、邱德光做的有意思、有创意的设计。我以为当今世界,好设计、好创意比比皆是,关键是我们年轻设计师的眼光要看的远一点,思想立足点要高一点,审美鉴赏能力要提升一点,设计心态要安静一点,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什么是好创意?什么东西能经得起长时间的考验?

  我觉得做设计应该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学问,应将复杂问题简单化,化繁为简、化紧为松,化土为“样”,化重为轻、化物为文仍然是我们年轻设计师所要面临的实际问题。其实一个好设计和好创意,不一定非用大理石等等昂贵材料来做,普通材料,哪怕是旧材料仍然可以做出好创意。材料没有贵贱之分,每一种材料、材质和表皮肌理都有自己的个性和主张,关键看你会不会整合和创新。我认为一个好的设计概念往往将设计藏起来,或摆在空间后面的,不要在乎所谓限定风格的约束,也不要在乎什么一时视觉冲击率,好设计是有内涵和思想的。不论你承不承认,好的创意设计概念其实在我们的设计以外,而不是在设计以内。如果不从设计空间走出来,老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去耕耘,我想一辈子都会感觉我好想什么也没做成……

  记者:谢谢满老师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满登:不客气,但愿我的采访信息对大家还有点启迪作用。

此文由设计与选材-设计力量编辑发布或网络收集,转载请注明出处!
设计与选材-设计力量 » 解读 » 设计评论家满登:国内设计品牌具备语言识别性的不超过10人


很酷 (0)
分享到:

评论 0

暂无评论...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